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宁圩 > 壮语地名中壮语与汉语doc

壮语地名中壮语与汉语doc

2019-06-12 04:10

  壮语地名中壮语与汉语.doc

  本文档一共被下载:

  ,您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后下载本文档。

  1.本站不包管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间接下载发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2.该文档所得收入(下载+内容+预览三)归上传者、原创者。

  3.登录后可充值,当即主动返金币,充值渠道很便当

  同意并起头全文预览

  壮语地名中壮语与汉语 【摘 要】壮语地名有壮语和汉语两部门,其关系有以下三种:有壮语有汉语,汉语和壮语有对译关系;有壮语有汉语,汉语和壮语没有对译关系;有汉语,可是没有壮语。书写壮语地名的方块字有的本身就是汉字,即便不是汉字,也会向汉字系统挨近。壮语地名有转化为汉语的趋向。 【环节词】壮语地名;壮语;汉语 【作 者】覃凤余,广西大学文化与传布学院副传授。南宁,530004 【中图分类号】G112;H21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54X(2006)03-0108-011 The Zhuang elements and the Sinitic elements in the?geographical names of Zhuang language The linguistic and cultural research on the geographical names? of Zhuang language Ⅳ Qin Fengyu Abstract:The geographical names of Zhuang language consist in two parts :the elements of Zhuang language and of Sinitic language. There are 3 types of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m: 1. Both the Zhuang elements and the Sinitic elements are contained in one name and they can be translated into each other; 2 .Both the Zhuang elements and the Sinitic elements are contained but they can not be translated into each other; 3. only the Sinitic elements is contained, without the Zhuang elements. Some of the written characters of the Zhuang geographical names are recorded in Sinograms. Even though some are not Sinograms, they look similar to the Chinese character system.There is a tendency that the geographical names of Zhuang language may turn into Chinese in the future. Key words:The geographical names of Zhuang language Zhuang elements Sinitic elements 壮族先民与汉族的交往,积厚流光。据考据,早在商周时代,岭南地域就与华夏地域互相往来,开展经济和文化的交换。西汉刘向的《说苑》一书中,有一篇《善说》,记录春秋时代楚令尹鄂君子晰在游船上赞扬榜?越人唱歌的活泼故事。这首歌其时曾用汉字记音,而且做了翻译。这就是汗青上出名的《越人拥楫歌》(简称《越人歌》)。东汉袁康《越绝书?吴内传》记录了比《越人歌》晚44年的另一份材料,即春秋时越国国王勾践对吴国备战的“维甲令辞”(简称《维甲令》),也被其时的史官译为汉语。壮族言语学家韦庆稳操纵侗台语次要是壮语的材料做出合理的解读①,这两份十分宝贵的材料,申明用汉字记实古越语是壮华文化交换一个主要表示形式。能够猜测,最后的古越语地名,只供古百越族人民利用,是没有汉语的。跟着汉族人的迁入,华文化的融合,为了满足汉人的称说需求,呈现了古越语地名的汉语形式。《史记》、《左传》、《国语》、《汉书》、《后汉书》、《越绝书》和《吴越春秋》等汗青文献用汉语记实了大量春秋战国时代的百越地名②,申明古越语地名很早就有汉语形式。现今广西的壮语地名,没有哪一个是没有汉语的。所以,对壮语地名中壮语和汉语关系的研究是壮语地名研究的主要课题。 一、壮语与汉语的关系 壮语地名中的壮语和汉语,其关系有以下几种: 其一,有壮语有汉语,汉语和壮语有对译关系,属于一地一名。 其二,有壮语有汉语,汉语和壮语没有对译关系,属于一地异名。 其三,有汉语,可是没有壮语。 (一)有壮语有汉语,汉语和壮语有对译关系 1.汉译的方式。汉译的方式有音译、意译、音译意译两连系三种。 (1)音译 音译是用汉语音对应壮语地名中的壮语音,其根基要求的音近。语源是壮语,译入语是汉语。一个汉语音对译一个壮语音时,时空关系若是是一时一地,其语音该当是根基附近的。但若是一地异时的历时或一时异地的共时,对译的两边就会变得不附近。一地异时,汉语的语音从古汉语到近代汉语再到现代汉语,起了很大的变化,壮语的语音从古到今发生变化,本来对译的近音各自变化而不再附近,以至会相差很大,若是不借助汗青音韵学的方式,有的底子没有法子读解。李锦芳指出,古百越地名夫椒、夫于、夫重、夫钟、夫夷、夫宁、夫阮、夫罗等,夫的上古音为[pja?],实为百越语石山bya③的译音。同是壮语通名“石山”的汉语译音,上古作“夫”,现代作“巴、岜、把、坝、霸”等,用现代的语音念起来,语音相差很远。一时异地,语源语壮语大而言之有南部方言和北部方言,译入语汉语大致区分为官话、白话(粤方言)、平话、客家话等方言,这些不合使音译变得不附近。好比通行白话或平话的壮族地域,人们往往用白话或平话的语音去对译该地域的壮语地名,如壮语的raiq(河滩),粤方言音译作“拉[lai]”,与壮语音是附近的。可是用汉语的官话或通俗话去读“拉”,势必读作[la],就跟壮语raiq的读音相去甚远了。 用汉字在各汗青期间或各方言的音来对译壮语的近音,不克不及按照汉字的字面义去注释其寄义。有人认为“无锡”旧称“有锡”,锡尽而名无锡。“乌伤”得名于“群乌助衔土块为坟,乌口皆伤”④。古书中对古百越地名“交趾”的注释是“南方夷人,其足大开广,并足而立,其趾则交”⑤。范成大《桂海虞衡志》早就质疑过“脚胫曲戾订交,故谓交趾”的说法:“今安南地,乃汉唐郡县,其人百骸,与华无异;爱州,唐姜公辅实生之,何尝有交胫等说 ⑥”屈大均《广东新语》中注释“云”字地名为“盖新兴在万山之中,其地多云,居人所见无非云。云之静者为山,山之动者为云,云与山一也。地在山中,不以山名,而多以云名,从其动而能变者也。⑦”徐松石先生曾攻讦道“屈氏不晓得‘云’出于僮语,故作此种曲解”⑧。 今人也有依汉字求其义而见笑于人的做法。柳江县的百朋,1991年版的《柳江县志》中说:相传最后商贩在此搭棚摆卖货色,棚子极多,故名“百棚”,即一百个棚子,后讹做“百朋”⑨。广西有十万大山、九万大山、六万大山,认死理的人单把这几座山加起来就有25万座,然后当真地数地图上的山,“石山有7200多座,而土山包罗荒山为9450”,怎样算也到不了几十万⑩。 (2)意译。 意译指汉语语义合乎壮语的语义。意译有间接意译和间接意译两种。 间接意译是译写壮语的词语义。汉语里有同义词,以同义词去译统一个壮语词,如mbanj可译作“村”,也可译作“屯”,还可译做“寨”;gamj可译作“洞”,也可译作“岩”;ndoi可译作“岭”,也可译作“坡”;dah可译作“江”,也译作“河”;gemh可译作“坳”,也可译作“隘”,还译作“峒”;rij译作“溪”,也译作“沟”,还译作“水”;mboq译作“泉”,也译作“井”,还译作“汶”,又可译作“水”。 间接意译是指地舆实体通名及方位词的壮语词语义虚化,译写为汉语的聚落通名或行政区划通名。bya(山)、ndoi(岭)、bo(山坡)、rungh(山弄)、gumz(凹坑)、laj(下方)、gwnz(上方)、ndaw(里面)这些词语义本是暗示天然地舆实体的或地区的空间方位的,译写变为暗示聚落的通名,最常见的是译为“村”“屯”“峒”“洞”等。如银峒Byangaenz、兴屯Ndoihwngq、大屯Bodah、草村Runghaz、苗屯Runghmyaeuz、会洞Gumzvuih、朗村Ndawluengj、欢村Lajvuen、乍峒Lajcaq、好洞Lajhau、标峒Gwnzbeuq、任峒Ndawimq、断峒Ndawduenx。 壮语地名中还有一种历时层面的间接意译,即用汉语汗青上的行政区划通名“里”和“亭”意译壮语的聚落通名,次要是出此刻凤山、天峨、河池、东兰、百色等县市的牙里Mbanjyaz(牙:母猪藤)、乐里Mbanjlot、文里Bouxvaenz(文:风化石)、辉里Bouxrij、吾里Ndawnguz、宋里Ndawsong、仁里Doenghhinz、王里Doenghvangh、登亭Bouxdaengj、桑亭Bouxsang、赖亭bouxraiz之类的地名。 “里”对应与壮语的Mbanj、Boux、Ndaw、Doengh,“亭”对应于壮语的Boux。“里”和“亭”,有的地名志中笼统地说是“古时的下层单元”,有的因为无法释义而曲解或附会他义。早在周朝时,“里”就是行政建置的下层单元,《周礼地官遂人》中有“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亭”早在秦汉时就是行政建置的一级组织机构。“秦汉轨制,十里一亭,十亭为乡”[11]。壮语的Mbanj、Boux、Ndaw、Doengh有“村子”“人群”“峒场”的意义,跟“里”“亭”的寄义刚好对应上。因为是意译,不克不及从语音的对应来阐发其渗入到壮族地域的时代,只能从意义方面来猜测。 “里”“亭”在秦汉期间行政建置的下层单元,其规模历代有变化。古代五家为邻,五邻为里。隋唐宋代一百家为一里,明代又以一百一十户为一里。秦汉时十里为一亭,十亭为一乡。隋唐时亭的建置消逝,里乡经久不废[12]。这里有两个值得留意的处所,一是“隋唐时亭的建置消逝”,也就是说“亭”传入壮族地域的时间不成能是晚于隋唐。二是隋唐宋代明代“里”的规模大,跨越百户,这跟壮族社会的根基社会布局相悖。自古以来,壮族人民次要以摆布江及红水河道域为生息繁殖之地,而这一带从地舆情况上说,山岭连缀,丘陵崎岖,八山一水一分田。这就决定了壮族先人不成能像华夏地域那样,可以或许以比力集中、人数较多的群体体例出产和糊口,只能以具有较间接的血缘联系的家庭或家族(氏族)为单元,分离栖身,零散出产。直到此刻仍可看到山区中良多单门独院或少数几户人家形成的小村子。而华夏一带的汉族先民,栖身生齿相对集中,生齿分布的密度比壮族地域大得多。隋唐后的里的规模超百户,在壮族地域明显无法顺应。却是秦汉期间的五家为邻,五邻为里有可能跟壮族地域的根基社会布局相顺应。由以上两方面证明,“里”“亭”传入壮族地域的时间该当在隋唐之前。 (3)音译意译两连系:“善屯Mbanjcienh”,Mbanj即屯,是意译,cienh即善,是音译。善屯是Mbanjcienh的音译意译连系的汉语译写形式。“陇大ndoenglaux”,ndoeng即陇,是音译,laux即大,是意译。“乱竹Luemndok”,乱音译Luem,ndok是刺竹意,竹是对ndok的意译。 2.方式与语序的搭配 用汉语对译壮语地名时,除了选用字词外,还有语序的问题。一种照搬壮语的语序,即核心词+润色词,另一种采用汉语的语序,即核心词+润色词。音译或意译的方式,间接关系到语序的选择。 (1)双音节的复合词地名,分歧的类别音译与意译在数量上不均衡。 一般说来,天然地舆实体以音译为主,意译的少少。音译大都仍然照搬壮语的语序,一旦采意图译,则改用汉语的语序。如Runghraemx ,音译为弄伦,意译为水峒。 表聚落的名词音译和意译都比力常见。音译,用壮语语序。而意译则用汉语的语序。音译如:班交Mbanjgyau、板么Mbanjmoq、板更Mbanjgwnz、晚坡Mbanjbo、布邦Buxbangq、地核Dieghaw。意译如:欢屯Mbanjhon、松屯Buhsumj、新圩Hawmoq。 方位词、性质描述词,音译和意译都常见,其音译为壮语语序,但意译的语序则既有汉语的,也有仍照搬壮语的。 音译为壮语的语序,如板更Mbanjgwnz、金波Gwnzmboq、拉岜Lajbya、板勒Mbanjndaw、累祥Ndawciengz、弄罗Runghrog、巴落Baqrog、能亭Laengdiengz、南岭Namhnding、那零Naznding。 意译有壮语语序,也有汉语语序。壮语语序如:上牌Gwnzbanz、上垒Gwnzndoi、下歪Lajvai、下水Lajraemx、内朋Ndawboengx、内尾Ndawrij、 外Runghrog、后幕Laengmuh、后圩Laenghaw、山红Byanding、岩红Ngamznding。汉语语序如:上峒Runghgwnz、叫上Gwnzgiuh、下宿Suklaj、下雍Yonglaj、内峒Runghndaw、外口Bakrog、山背Laengbya、红岭Ndoinding、红坭Namhnding。 (2)三音节或四音节的词组地名,与双音节的复合词地名比拟意译的比严重大增加,体此刻如下几个方面: ①偏正式的词组地名,三音节与四音节的有分歧。 三音节,若是通名音译则采用壮语的语序,即通名+扩展专名,如过怀死Goxvaizdai(过:角落,怀死:牛死)、弄笛沟Runghdihgaeuq(弄:山弄,笛沟:搬家水沟)、拉敢怀Lajgamjvaiz(拉:此地,敢怀:牛岩)。若是通名意译则采用汉语的语序,即扩展专名+通名,如弄排峒Gamjrunghmbaih、累扣峒Runghndoigaeuz、楼梯峒Runghmboeklei、笔书峒Runghbitsaw、者苗圩Hawcehmyauz、坡宁圩Hawbonengz。从数量上看,通名意译而采用汉语语序的增加。 四音节,“蓝家弄伞Lanzgyahrunghsan”之类本身就是汉语壮语融合而成,汉译形式为汉语的语序。 ②附加式的词组地名,三音节与四音节的有分歧。 三音节,后附成分为gwnz、laj、ndaw、rog、laux、ndingq(iq)、moq等,后附成分多采意图译。后附成分在汉译时有两种位置,一是仍然按照壮语的语序后置,如刚果外Gangqgorog、刚果内Gangqgondaw、弄拔上Runghbadgwnz、弄拔下Runghbadlaj、江消大Gyangsiuq Hung、江消小Gyangsiuqa Iq。另一种曾经变为汉语的语序前置,如上六纳Luegnazgwnz、下六纳Luegnazlaj、旧长岭Ndoiraez gaeuq、新长岭ndoiraezmoq、内敢硝Gamjsiundaw、外敢硝Gamjsiurog、东卡桥Gagyauhdoeng、南弄莫Runghmboqnamz、西陆勇Lueggyongse。从数量上看,汉语的语序大大多于壮语的语序。 四音节,后附成分为mbanj(rungh)+gwnz、laj、ndaw、rog、laux、ndingq(iq)、moq等,其汉译全数是意译,语序也全都是汉语的语序,如:九龙上屯GyaeujlaengjMbanjgwnz、九龙下屯GyaeujlaengjMbanjlaj、百伟大屯Bakveh Mbanjlaux、百伟小屯Bakveh Mbanjiq、 那弄旧屯Nazrunghmbanjgaeuq、那弄新村Nazrunghmbanjmoq、 那内屯Lunghnaz Mbanjndaw、 那外屯Runghnaz Mbanjrog。 ③附加式的词组地名,壮语的附加成分是此,而译做汉语时,其附加成分却成了彼,如东兰县一对互相区分看待的地名Runghdahvangx和Runghdahvangxrog,意义是“达旺峒”和“外达旺峒”,壮语以方位关系即一个外面,一个里面相区分。而汉语则以两村能否有水区分,Runghdahvangx叫水达旺,Runghdahvangxrog叫旱达旺。 ④一般环境下,汉语壮语互译时音节数相对应,但不合错误应的也很常见,表示为加译和省译。 加译形成壮语双音节、三音节译为汉语的三音节、四音节: 其一,加译一个通名,如Ndoengheu为双音节,译作汉语“弄好屯”; Runghrog,译为“弄落峒”;Runghvangh,译为“龙汪峒”。 其二,加译一个前置或后置的附加成分,如Runghbengz,译做汉语“东弄平”;Runghcaz,译做南茶峒。两个叫Funghnaengz的村,为了分化重名汉译时别离译做“凤能一”、“凤能二”。四个叫Gyaejraengz的村,为了分化重名别离译为上九伦、中九伦、下九伦、新九伦。 省译形成壮语的三音节对译为汉语的双音节: 其一,通名省略不译,如地屋Runghdiegranz、石板Runghrinbanj、楼梯Runghbaeklae、加凳Runghgadaengq、加太Runghgadaih、鸭脚Lajdinbit、要山Lajbyayiuh、高隘Lajgemhsang,前五例省略了Rungh,后三例省略了Laj。 其二,专名省略不译,如Lajgemhfuengz,壮语意义是“凤凰隘底下”,汉译时省略了专名的一部门,译做“隘底”。Dakngeggwnz、Dakngeglaj,原是“德额上、德额下”,汉译时别离译做上德、下德。 总体看,越是后起的地名意译的几率越大,越是笼统的概念意译的几率越大,两者相辅相成。聚落通名的发生晚于天然地舆实体,所以天然地舆实体多音译而聚落名多意译。方位词、性质描述词等表达的概念相对笼统,原生地名中方位词、性质描述词音译多,尔后起的派生地名则意译的比严重为添加。音译时多照搬壮语的语序,而意译,汉语的语序增加了。 3.汉语与壮语对译时略有收支 汉语在对译壮语地名时,有以下几的方面的缘由使汉语和壮语不那么吻合。 (1)误译。误译发生于意译时没有准确的汉字,而用一个同音的汉字取代。红领ndoinding,nding是红,ndoi该当是“岭”,误作“领”。上川gwnzgamjbyoengq、下川lajgamjbyoengq,byoengq是“穿洞”之意,误作“川”。大罗Mbanjgjong,gjong是锣鼓,却误做“罗”。那奄Nazdumh,dumh是水淹,误为“奄”。 (2)加译和省译,如前述。 (3)互译。 互译是用此通名或专名的音译、意译汉字来译彼通名或专名。互译这一体例在徐松石先生的《粤江流域人民史》中就曾经提到过:“那字写为南字,邕宁有南橘村、南围村,府志书写为那骨、那围……。(那字)又与罗字通用。例如罗文亦名那文,罗播亦名那播。……在两广处所,那字的全数,并南字罗字拉字的一部门,乃是‘田’的意义”[13]。 ①加ga、大dej、古或戈go的互译,如加垒Byalae、加外gamjvaiz、加隆Lajrungz、大廖Boleuh、大甫mbanjbouj、大昔ndawciz、大余bakrij、大邦Bouxbaenq、古江mbanjgyang、古帮gamjfangz、古北gwnzbaek、戈立boleiz。 ②板、晚mbanj的互译,如板洞Bodoengh、板岜Lajbya、板仆ndawmbut、晚农Gyaeujndoeng。 ③拉、底、下、脚laj的互译,如下锦Luegginj、拉来mbanjlaiz、拉关bakgvan、 拉扒ndawbag、下友ndawyaeu、枫树脚Gwnzgoraeu、拉昌Nazsang。 ④“上gwnz”的互译,如堡上Ndawbuj ⑤江gyang的互译,如江叶ndawyoep ⑥那、纳naz的互译,如那么Mbanjmoq、那港Ngamzgangz、纳雨Lajyaeq、那色vijcaeg。 ⑦坡bo的互译,如坡血Ngamzceg、旧坡Mbanjgaeuq。 ⑧“弄、龙、罗、陇rungh”的互译,如弄汪Mbanjvang、龙麻Mbanjmak、罗叶Mbanjyez、陇梯Mbanjdeiq、水陇Gengmboq、弄内Rijnoix、龙芒Ndawmong。 ⑨巴bya的互译,如巴翁ndawoen。 ⑩贯、孔、群gonh的互译,如贯字Mbanjcih、孔马Mbanjma、群黎Mbanjliz。?普boux的互译,如普牙Ndawngaq、普农Ndawnueagz。?垌doengh的互译,如庄垌Gyangmbanj。?六lueg的互译,如六号Lajhah、六翁Nazoeng、六电gwnzdienh、六万ndawvan、六铁Sokdieb。 4.同词异译与异词同译 统一个壮语地名可用音译,也可意图译译成汉语。音译,有一地异时的历时或一时异地的共时之不同。意译,也有同义词的分歧。音译或意译因为各种缘由还会形成不甚吻合的现象。现今广西的壮语地名,其汉译形式具有着很是严峻的同词异译现象。统一个mboq(泉水),音译汉字就有“布、扑、么、磨、摩、木、母、莫、漠、摸、摩、暮、慕、波、破、普、部、播、补、薄、蒲”等20余字。统一个rin(石头),就用了“吞、忍、天、兴、林、仁、令、信、领、英、引、岭、磷、钦、运、音”16个汉字。通名rungh,仅在南丹一县竟有20个汉字“弄、龙、洞、冗、垌、陇、聋、懂、东、隆、红、同、冲、拥、董、绿、总、哄、六、峒”。统一个goraeu(一棵枫树),有各楼、歌柳、可有、可友、古优、古娄、果有、过要、可楼、古楼、古求、枫木等十多个译名。 异词同译也同样严峻,即很多壮语本不是一个词的,汉译后却同名了。好像是“那力”,在巴马是Nazlih(地步),在百色是Nazlid、Nazleg(小田)。同是“那么”,在巴马、百色、河池、西林、象州、宾客是Nazmoq(新田),在东兰是Nazmboq(泉水旁的田),在宁明是Nazmou(猪吃草的田)、Nazmoz(牛吃草的田)。 (二)有壮语有汉语,汉语和壮语没有对译关系。 统一地区的壮语名和汉语名没有对译关系,壮语有壮语的得名之由,汉语有汉语的得名之由。与统一地区的壮语名和汉语名有对译关系的地名比拟,前者是一地异名,尔后者是一地一名。如百色地域行署地点地,壮语称“百达各色bakdahguhsaeg”,意义是“洗衣服的河口”,缩略为baksaeg,音译为“百色”,是一地一名。又因而地似鹅形,再用汉语的体例定名为“鹅城”。“鹅城”与“百色baksaeg”形成一地异名。由汉壮双语而形成的一地异名,既承载壮文化的内容,由承载华文化的内容。 田阳县城地点地壮语叫lajnganx,“龙眼树下”之义,可汉语名为“田州”。大新县的“硕龙(乡当局地点地)”是汉语名,其壮语是lunghkvangj,意义是“地形似竹萁或筐”。天鹅县的Gungxgumz,意是凹坑的拐弯角,汉语叫丰龙。宁明县的Mbanjsingz,意义是有围墙的村,汉语以吉利的春天之意而取名祥春。靖西县有个汉语名叫“武平圩”的圩场,源于宋将狄青在此武力平定侬智高,侬智高败走云南。又以南明桂王兵败逃往云南,在此借住一宿,遂别名龙驾圩。其壮语是Hangqga,音译汉语为“郎家”,意义是“乌鸦多之地”。龙州县的Geuqndoeng,意义是草茂林密的山坳,音译为叫?。后来砍木时发觉香椿、梓树、香竹(楠)特多,又为“香梓楠”。 (三)有汉语,但没有壮语 1.本来有壮语称说形式的,后来壮语不常用了,只剩下其汉译形式了。古百越语地名都属于这种环境,上古时用古百越语称说,汉字译音,后来古百越语民族撤离了本来的栖身地,百越语读音消逝,只剩下汉语形式了。此刻壮族开辟较早的处所,地名中的壮语也正在虚弱,如宜山市的“古育”,本来的壮语只要一些不出门的白叟还记得,年轻人都不说了。宾客县有个“水落村”,看似汉语名,没有几多“壮味”。其实,“水落”由“西琅”语音讹变而来,“水落村”原名“板西琅”,意义是“犀牛潭村”。因为语音的讹变,此中的壮语音义正在虚弱,即即是老者也未必能追溯出来[14]。 2.本来有壮语,因为开辟的需要,用一个新的汉语形式从头给定名。新的汉语名利用面越来越广,笼盖了旧的壮语名,壮语名会被人们慢慢淡忘。我国发觉和出土新人化石的处地点宾客县桥巩乡的麒麟山,因其考古学上的主要价值,麒麟山之名收进《辞海》中,全国立名:“麒麟山人,我国新人化石。1956年在广西宾客县麒麟山洞窟内发觉,故名。”殊不知,麒麟山是汉语名,前人说“麒麟,吉祥也”,以麒麟定名是汉民族趋利避害、求极避凶的文化心理的表现。麒麟山壮语土名叫“卡敢且gagamjced”或“岜敢且byagamjced”。“卡”是腿,“敢”是岩洞,“且”是女性生殖器,喻指岩洞,“卡敢且gagamjced”原意指“大腿间的女阴”;“岜”是山,“岜敢且byagamjced”即“女阴山”。“卡敢且gagamjced”或“岜敢且byagamjced”这两个名字反映了壮族社会母系氏族期间的女性生殖崇敬,具有原汁原味的壮义。借着《辞海》的庞大文化劣势,汉语名“麒麟山”逐步笼盖壮语名“卡敢且gagamjced”或“岜敢且byagamjced”[15]。 现代社会中,新取汉语名而笼盖壮语土名的工作还屡屡发生。笔者加入南宁市凤岭新区路段定名勾当,本地本来有一些壮语地名如“渌下lueglaj、那洪nazhung”等,没被定名者没有沿用,改用新的汉语名,如会展路、枫林路、金凯路等。 二、书写形式的成长 80年代当局组织的地名普查,大凡有壮语读音的地名,都用拼音壮文记实书写下来。可是,拼音壮文在壮族地域缺乏汗青积淀和群众根本,奉行比力坚苦,利用面不广。“城镇和农村,除了当局部分的牌子上有拼音壮文以外,其他找不到一处是利用拼音壮文的”[16]。所以现实上,壮语地名的书写形式是以方块字为主的,包罗壮字和汉字。壮语持久以来文字的成长比力迟缓,方块壮字尚未成为系统的文字。所以,壮语地名书写系统的成长,闪现出比力清晰的轨迹,即向汉字系统挨近。 (一)用汉字书写 有的学者在会商壮语地名的判断尺度时,提出“用壮族自创的土俗字标识表记标帜”[17],这是以偏盖全的。虽然有一部门壮语地名用土俗壮字标识表记标帜,可是大都壮语地名并不如许,而是采用近音的汉字来记实。这个问题涉及到土俗壮字的发生和利用问题。土俗壮字现实上包罗两个部门。一部门是“借用汉字”的字,包罗假借字和汉借字[18]两品种型。假借字是字形借自汉语、字音与壮语附近,字义则表壮语义而与汉语完全无关,如眉,表壮语miz,意义是“有”;斗,表壮语daeuj,意义是“来”;古,表壮语gu,意义是“我”。汉借字是字形、字音与字义均借字汉语的字,次要用来书写汉语借词,如心、金、油、坡、灯、兵,音义均与汉语分歧。另一部门是自造字,凡是由两个汉字构成的形声字或会意字,形声字如,天法上表义,下表音;那由,上表音而下表义; 哥,左表义而右表音;莫新,左表音而又表义;门内 ,外形内声;门火 ,内形外声。会意字如全国,表壮语的laj,下面的意义;?,表壮语的mboq,泉水的意义。在利用过程傍边,统一个意义,既有用“借用汉字”的,也有用自造字的,形成统一个字的异体,如壮语bae(去),写做比去,也写做“贝”,前者为自造字,后者为“借用汉字”。 土俗壮字的两品种型在造字初始和后世利用有分歧点和相通点。相通点在于都受华文化的强烈影响和渗入。壮族人民持久糊口在汉字文化圈里,汉字是人们日常糊口中看得见摸得着的文字,土俗壮字的两品种型恰是在华文化的布景下发生的。因为都是在操纵汉字而形成壮字,现实上是“用外来语…来理解本人的书写系统[19]。分歧点在于:第一,自造字有两个汉字,利用起来有难度;而“借用汉字”只要一个汉字,用的时候较为便当。这个问题很容易理解:既然都是从汉字来的,汉字里有跟壮语语音附近或音义分歧的,何不妥场取材、间接借用,何苦劳心劳力地再用两个汉字来造新字呢 第二,自造字与“借用汉字”的社会地位和利用的心态分歧。自造字被壮族高级学问分子如道公、师公、歌手视为民族文字,是壮族文化得以跟华文化相区别或相抗衡的一个载体,社会地位高,有“我们壮族的文字跟汉族是纷歧样”的心态,这种心态不断延续到1989年编纂出书的《古壮字字典》。《古壮字字典》收录的古壮字10700个,根基上把自造字当正体、规范字加以保举,把“借用汉字”当做异体来处置,不作为其收字的主体,有学者责备该字典“字形与汉字完全不异的字并未录入”[20]。 虽然自造字地位高,可是在民间,“借用汉字”因为利用的便当而大行其道,利用屡次。广西民族古籍办公室1998年拾掇出书的民间曲稿《唱文隆?唱英台?唱唐皇》中,有260多个属于“借用汉字”。曲稿中有的字底子就不消自造字,只用借用汉字,好比bae,就很罕用自造字比去之类,而只用借用汉字“贝”。曲稿里的“借用汉字”中不乏《古壮字字典》没有收录的字。如guh(做的意义),写做“郭”;ndei(好、标致),写做“俐、利”;bi(一年两年的“年”),写做“脾”;gaeh(什么、哪样),写做“皆”;yenz(旁边、边缘),写做“贤”等。 上面的阐述申明,用来记实壮语地名的也有自造字和借用汉字两部门。我们完全有来由相信,有的壮语地名,民间书写时为了便当就只用借用汉字而不消自造字。用借用汉字书写的壮语地名,就是今天看到的音译法译写的壮语地名。 用汉字书写壮语,其汉字次要是用来标写壮语的音。因为汉语语音一地异时的成长变化,其读音不再与壮语附近,人们往往会改用读音附近的汉字来替代,形成统一壮语地名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汉字形式,一个是晚期的书写形式,一个为晚近的书写形式。融安县的Lajcoengz(松树地),原音译做“拉松”,用“松”对译coengz,音是附近的。“松树”的“松”在官线,后来与“?”相混而读soη1,与壮语音不再附近,后改成“拉虫”使其音近。百色市的Dahsong(两条河汇合之地),本来音译做“驮双”,用“驮”对译Dah,音附近(“驮”古音读如[ta]),后来“驮”读为[tuo]而不再附近,于是改写为“达双”。隆安县的Luegraeu(枫树谷),音译写作“禄留”,“留”的平话音或白话音都与raeu附近,可是官话音却分歧,改写做“渌楼”使其官话音与壮语附近。 (二)用壮字书写,壮字成长为汉字 即即是用壮字(次要是自造字)书写的壮语地名,其壮字也会逐渐成长成为汉字。壮族地域很早就有汉人混居,而华文化持久以来又居于支流地位,土俗壮字记实的壮语地名除了满足壮族人称说以外,还要满足汉人或壮汉人之间的称说和寒暄,所以土俗壮字会附上汉音慢慢转化为汉字。 有学者举出《辞海》收录的壮语地名用字有“?(泉水)”、“岽(丛林)”、“峒(山洞)”、“ (山间小平地)”,《现代汉语辞书》收录的壮语地名用字有“岜(石山)”、“岽(丛林)”、“(山间小平地)”、山录(山谷)”[21],申明土俗壮字确有转化为汉字的环境。汗青上,有几多土俗壮字被汉字系统接收,此刻还回覆不上来。两广汉语方言地名中有些难求本字的用字,其音义可能源于壮语地名,用以表达本地的某种地形、地貌。徐松石先生在《粤江流域人民史》中提到的“ 、(土朗)”,李如龙先生在《汉语地论理学论稿》中认为“ 、 朗”为两广地名公用字,本字无考。两广此字白线](阳上调)。带“ 、 朗”字的村子多在水边地势较平、较低的地带。我们认为它跟壮语的langx[22]有渊源关系,不只声韵相对应,调类也相合,壮语第4调对应古汉语的阳上,且语义契合,langx 在壮语里是“水泡地”、“面积很大的低凹地”的意义,此刻的壮族聚居区还有良多以langx为通名的地名。两广方言中的“ 、 朗”字的发生有2个可能,一个可能是两广的汉语方言接收了壮语的音义后缔造一个方言字来暗示,另一个可能是壮语里本来有这个土俗字,汉语方言连音义带字形一路接收进来。若是是后一种可能,则应视为土俗壮字转化为汉字。 有的壮语地名,起头用土俗壮字(自造字)书写,后来被音同或音近的汉字替代,也视为向汉字成长和转化。各个汗青期间壮语地名的规范化,把土俗壮字看成不规范字处置,力图用音同或音近的汉字替代。八十年代各县市地名志中,土俗壮字转为译音汉字的大致有: 三、壮语地名的汉化 地名中的汉语和壮语往往因为文化的取向而呈现出彼此抗争的环境。好比田阳县的敢壮山gamjcongh,意义是“多岩洞的山”。明朝年间有个叫郭子儒的地舆先生为皇家探索风水来到敢壮山,见此地确系风水宝地,吟赋春联“春日出升风光朗开催燕语,晨风微动露花轻舞伴茑啼”,因此取名“春晓岩”。虽然的“春晓岩”很雅、很美,可是本地群众仍然按照习惯称做“敢壮山”。由于群众把此地视为神山、圣山,是壮族鼻祖布洛陀和姆六甲栖身的处所,是壮族文化的主要发祥地[23]。可是像如许壮文化胜出、华文化趋于萎缩的例子只是少数。因为处于支流文化地位的是华文化,壮汉的抗争往往呈现出壮文化衰减、华文化日益强盛的趋向,从而使壮语地名逐步转化为汉语地名。 从壮语地名中壮语和汉语的关系,能够看出壮语地名逐步转化为汉语地名的路子和过程。好比壮语的Runghmui,音译为 美、龙美;音译意译连系译做 熊、龙熊;意译为熊峒。Runghmuigwnz,音译为 美更或龙美更等;音译意译连系,按壮语语序译做 (龙)熊更、 (龙)美上等,按汉语语序译为更 (龙)熊或上 (龙)美等;意译则为上熊峒。跟着时间的推移,本地居民慢慢说壮语名的越来越少,以至大师都淡忘了壮语,只剩下汉语的龙美、上龙美、熊峒、上熊峒,进而有人按照汉语的字面“龙美”附会出“此地原有一龙长得很美”。若是因为开辟的需要,不以壮语的Runghmui、Runghmuigwnz称号而别的用一个汉语名,诸如壮志路、会展路、民族广场等来称号,就是地地道道的汉语地名了。 壮语地名汉语化的路子有二。 第一,由音译转为意译。汗青上,因为意译使壮语地名转化为汉语地名的工作时有发生。唐朝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卷37称今广西红水河为“都泥江”,“都泥”原为壮语dahnding(红色的河)的近音译写字,“江”是用汉族地名模式添加上去叠床架屋的通名。清嘉庆年间谢启昆修《广西通志》时将“都泥江”意译为“红水河”。如许,无形中壮语地名被整合成了汉语地名,得到了壮语地名本来的神韵[24]。壮语地名意译的例子还有“邕江”。“邕江”在《旧唐书?地舆志》中称为“?水”,也称“温水”,俗又称“郁状水”,都是“郁水”的近音译写字。古代“?”同“灌”,与“雍”通假,“雍”读同“邕”。“温”“郁”近音互通,与如“雍”“邕”。古“郁”字读作[ξjoη],急读为“邕”,缓读为“郁状”。[ξjoη]壮语原义为“大”,“郁江”“邕江”原义就是“大江”。清人所写的《广西通志辑要》将流经南宁府的邕江意译做“大江”:“大江,古郁水也。在府城西南,摆布二江合流……又东经永淳县北,又东经横县东南,北入贵县界中”。好在意译做“大江”没有被世人承认而传播开来,不然此刻也没有法子追溯出它壮文化内涵。不外,“邕江”曾经是个半音译半意译的地名,且其内部布局曾经变为汉语的语序了,成为汉语的齐尾式地名。除了音韵学专家特地考据、古音重建,尚能追溯出“邕”为音译壮语的译写字、大白此中的壮语意义外,通俗人一般就认为它纯然是一个汉语地名了[25]。 今人意译壮语地名的触目皆是。最典型的要数坐落在宁明县的出名奇迹“花山崖壁画”,本地壮语称崖壁画为“岜莱byaraiz”,“岜bya”意为石山,“莱raiz”意为器物概况的黑点,即斑纹。斑纹凌乱、颜色班驳、线条杂乱,汉语叫“花”,如“这条裙子太花了”,在广西的官线]”,如“这条裙子花[lai44lai44]的”,估量跟壮语的这个“莱raiz”相关。可见,把“岜莱byaraiz”译做“花山”采用的是意译的体例。这个意译,良多人成心见:花山容易让人按照汉语“花”的常见意义联想成怒放鲜花的山,得到了本来的壮义。所以,有学者指出:“少数民族语地名,除了个体意译外,历来采用汉字音译的法子”[26]、“地名翻译,从古至今都恪守着一个配合的准绳,这就是音译为准,切忌意译”[27]。地名办理部分也认同这种做法,“少数民族语地名的汉字译写,无论是人文地舆实体名称,仍是天然地舆实体名称,多以音译为住,意译为辅”[28]。 虽然如斯,壮语地名汉译时,从音译到意译的成长趋向仍是越来越猛,下面是河池市的部门古名(左)和今名(右)对照表,表中统一地名的古名音译而今名意译: 拉任~下任 喇汶村~下闷 拉屡村~下磊 囊好村~朗白 肯桥~上桥 拉墨~下墨拉靠~下考 拉有~下友 板慕~新村 拉垒~下垒 拉律~下律 浪垒~后岭 现实工作中的一些做法也在加剧意译的趋向。80年代的地名普查,靖西县对壮语地名的尺度化处置时,mbanj的汉译提出“天然村在本地壮语叫‘晚’,习惯汉译为‘屯’”[29]的操作准绳,Mbanjmoq叫“新屯”,Mbanjgvangq叫“况屯”,Mbanjcangh叫“匠屯”,Mbanjyaeuz叫“由屯”等,触目皆是,纷歧而足。 第二,用汉语起新名。放弃土著的地名而别的用汉语定名,使壮语地名被笼盖以至覆没,是促使壮语地名敏捷转化为汉语地名的手段。汗青上,如许的工作发生不少。好比,汉代以“无”或“毋”冠首的地名,为古百越地名,“无锡”盛产锡,“”无盐盛产盐,“毋敛”盛产五敛子(即杨桃)。西汉末年,王莽新政后,因为不明壮义,将“无”“毋”改为“有”,即“有锡”“有敛”“有盐”[30],从而转化为汉语地名。广西崇左县有个“?亮村”,本因?mboq(泉水)而得名,1710年该县的知事李辁银不知其意,认为字典里没有手“?”这个字,不合规范,于是以此泉夏涨秋涸、冬天居民常从泉口下垂三丈来深才汲到水、在里面黑乎乎地看不见一点亮光,命令将“?”改为“昧”字,意为暗淡。汉字是顺了,可是壮族地名的本来意义却丢失了[31]。 现代社会里,地名规范化对一地多名的处置,就有放弃壮语土名,以汉语名为规范地名的做法。下面是靖西县部别离名(左)与尺度地名(右)对照表,表中以壮语土名为别号而汉语名为尺度名: 供蕊~州后巷 策略~崇化 芽零~吉凤 凌箕~小龙 缺~大吉 逐凡~和平芽~龙河 么西~河西 吞幕~天富 晚汝~奎地 那拿~惠泽 郎家~武平圩 晚江~天富 那隘~新兴圩 布欧~福利 侬贯~中华 汤那~三合圩 坡二~大桥 各地当局给地区更名或从头定名的时候,往往都激发一系列的辩论。好比南宁市西乡塘路改为大学路,就有分歧的看法。大大都分歧意改名的看法为:地名是汗青的积淀,往往反映地区的开辟史。西乡塘的“塘”是古代邮驿轨制的遗存。宋元明以来,邮驿的地点有称“铺”、有称“站”的,清朝时邮驿添加了“塘”,西乡塘恰是一个驿站,申明对这一地区的开辟,早在清代时就曾经起头了。此刻以此路段有几所高档院校称而改称大学路,言下之义,有大学才有此路,而这里的大学的汗青还不到100年,这就大大地缩短了该地区的开辟史,封存了一段很主要的汗青回忆。若是本地有本土的壮语地名而不消,也会把壮族人民对该地区开辟的功勋给扼杀掉,覆没了壮族的文化。 徐松石先生早在三十年代就留意到壮语地名汉语化的问题:“可惜远古东方土著部族的地名,曾经大半国语化了。因而所以我们看今日中国东部的地名,只感觉它们是国语地名,而不晓得它们本是古代所谓夷蛮的处所。国语化的路子,最显著的有以下几种。(1)完全打消古代地名,而代以国语的名称。……(2)将不克不及望文生义的地名,使之成为望文生义。例如须朐乃古风夷地,不克不及以字面注释。周时更名须句,汉时更名须昌县,五代及唐更名须城,即今山东东平县治。每改一次,字面上便多一点意义。(3)由倒装变顺装。例如古代春秋楚城父邑,原是夷地,所以用倒装。汉置父城县,故城在今河南宝丰县东,现名父城保。父城乃顺装式。(4)由齐头式变为齐尾式。例如句改吴国,句越改为越国。两粤板张板莫改为张村莫村,古劳古朗成为古劳墟古朗墟亦是如斯。(5)把古越音变为国语的公名字。例如 字指两峒交壤山峡间的小岭, 朗字或朗土字为江岸边的平地,山东字指树木丛生的山野,这些原是僮音。广东的大部门和广西的东南,曾经别离采用这些字为地舆上的公名辞,如良峒 和凤凰 朗了。不久的未来,生怕粤江流域僮语的处所,也会多量的国语化呢。[32]”今人研究壮语地名的学者,关心壮语地名汉化问题的还比力少。笔者视线所及,只要元立《壮族地名述略》一文论及壮语地名汉化的纪律和趋向。元文所述“壮族地名非壮族化的成长趋向”有四点,即(1)以近音汉字译写传播,时日长久,本来的壮语音义曾经失落,成为汉语地名;(2)以意译字传播,逐步成为汉语地名;(3)在汉译中以汉族地名布局模式规范,强化了壮族地名的非壮族化倾向,如“板”本为壮语“村”的意义,“板么mbanjmboq”为接近泉水的村,汉译时叠床架屋加上一个汉语的“村”为“板么村”;(4)有些壮族地名,跟着政治、经济、军事的勾当,几经更改,最初化成汉语地名。如邕州因邕江得名,历唐、宋两代,到元朝泰定元年(1324年)邕州便更名“南宁”。其时全国各地以“南宁”定名的还有“南宁军”(海南省)、“南宁州”(云南曲靖)、“南宁县”(云南牟定)等。这表白元朝统治者的一种统治愿望。邕州这个由壮语而来的市镇名称完全改变成了表现元蒙统治者希望的一个汉语地舆实体名称[33]。 壮语地名汉化的问题该当惹起我们的高度注重,在壮语及壮文化融入现代化的潮水中,若何连结住壮语地名的奇特言语布局和文化内涵,使之成为传承壮族文化的载体和纽带,特别值得各级地名办理部分深思。 正文: ①韦庆稳《越人歌与壮语的关系试探》,《民族语文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书社1981年。韦庆稳《试论百越民族的言语》,《百越民族史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书社1982年。②李锦芳《侗台言语与文化》289页,民族出书社2002年。③李锦芳《侗台言语与文化》293页。④李锦芳《论百越地名及其文化蕴意》,《贵州民族研究》1995年第1期。⑤转引自臧励?等编《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⑥齐平治《桂海虞衡志校补》55页,广西人民出书社1984年。⑦屈大均《广东新语》 页。⑧徐松石《粤江流域人民史》205页,中华书局民国二十八年八月刊行。⑨洪波《柳州壮语地名考释》,广西民族研究1997年第2期。⑩韦炯隆《广西山名解读》,广西民族研究2000年第4期。[11]《辞源》第4册,商务印书馆1983。[12]《中国文化大典》,山东教育出书社1999年3月。[13]徐松石《粤江流域人民史》195页。[14]覃彩銮 卢运福《多维视野中的宾客壮族文化》385页,广西民族出书社2005年。[15]覃彩銮 卢运福 《多维视野中的宾客壮族文化》373页。[16]覃乃昌《试论拼音壮文奉行坚苦的根基缘由》,广西民族研究1995年2期。[17]韦达《壮语地名的文化色彩》,中南民族学院学报2001年7月。[18]陆发圆《方块壮字的萌芽与成长》,广西民族研究1999年第3期。[19][20]Margaret Milliken《三种壮文的比力研究》,广西民族研究1999年2期。[21]吴超强《壮语地名初探》,《广西民族研究》1992年2期。[22]《壮汉词汇》457页,广西民族出书社1984年。[23]覃乃昌《布洛陀寻踪》47页,广西民族出书社2004年。[24][25][27][30][31][33]元立《壮族地名述略》,《广西民族研究》1993年第3期。[26]曾世英《中国地名拼写法研究》18页,测绘出书社1981年3月。[28]《广西壮族自治区地名工作文件材料选编》8页,广西区民政厅区划地名处、自治区档案馆编2002年12月。[29]《靖西县地名志?媒介》。[32]徐松石《粤江流域人民史》220页。 〔义务编纂:陈家柳〕 “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释、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局阅读原文”

  文档纠错珍藏文档下载协助

  下载源文档(doc格局,0.03M)

  出格申明:

  下载前务必先预览,本人验证一下是不是你要下载的文档。

  317960162

  (上传创作收益人)

  :2018-05-15

  (10金币=人民币1元)

  :34.42 KB

  下载过该文档的会员

  这个文档不错

  文档有待改良

  0%(0)

  壮语地名中壮语与汉语

  你可能关心的文档:

  ·基于张家口市新能源财产成长研究.doc

  ·基于弱信号阐发企业风险识别.doc

  ·基于形式概念阐发范畴本体描述模子研究.doc

  ·基于形式概念阐发范畴本体建立方式优化研究.doc

  ·基于影像参数法宽带滤波器设想及其MATLAB仿真.doc

  ·基于轮回经济长株潭财产集群生态化路径探析.doc

  ·基于循证医学本体论临床元数据设想方式研究.doc

  ·基于微格局消息组织与处置框架.doc

  ·基于微观层面人力资本能力扶植研究.doc

  ·基于心理契约员工束缚.doc

  ·声乐歌唱艺术中心里视觉主要性阐发.doc

  ·声乐讲堂讲授中推进师生交换无效策略.doc

  ·声信号掩蔽效应中枢机制切磋.doc

  ·声像档案工作机制立异意义.doc

  ·声像材料判定尺度.doc

  ·声波传布速度研究.doc

  ·壹基金1.7亿善款募集和收入.doc

  ·处于十字路口国际军控与裁军.doc

  ·处在鼎新与成长新阶段中国.doc

  ·处境晦气儿童心理特征与教育.doc

  请盲目恪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律例,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颁发评论

http://espitours.com/ningxu/379/

推荐笑话段子